上官玥

隨筆創作
最近喜歡寫凹凸,yuri的文
凹凸吃瑞金,雷安
Yuri 吃維勇,奧尤

他們的故事01

人物簡介

魏千寒

 

25歲,已婚,伴侶:趙千燃

身份:

父母皆是公務人員,從小生在安逸的家庭裡,上有一位兄長,兩個人年紀相差7歲,是為十分疼愛弟弟的人,弟弟結婚那一天,躲在角落偷偷抹淚

自己是位教師,在大學任教,是大家口中第一好的教授,但其實還是會當人,和千燃在大學相遇相識,最終步入禮堂,身體不太好,冬天會被千燃包成球

 

個性;

是位溫柔的人,對於很多東西包容力很大,想很多,很多事情會憋在心裡不說出來,這讓千燃很煩惱,有自己的界線,對於自己堅持的事情會很固執,勸也勸不聽那種

 

外貌;

在大學裡習慣是白、藍襯衫,配牛仔褲,所以有時會被認成學生,左手上帶著千燃買的錶,聽說是特意去訂製的(很貴),銀色的錶帶,表帶上刻著千寒的名子,精巧的錶面,內鑲一圈鑽石,右手無名指上帶著成對的婚戒

五官端正清秀,淡栗色頭髮,有些長,約到肩膀,有時候會綁成一小束,放在左肩,眼睛是華人中少有的淡藍色,千燃說那雙淡藍色眼眸是世上最乾淨的顏色,可以看穿一切污歲

 

喜好:

甜食,鋼琴,看書,擺弄家裡的小植物們

討厭

千燃深夜不回家,生氣就不理他,去看醫生

 

趙千燃

28歲,已婚,伴侶;魏千寒

身份

父母皆是金融師,兩人工作關係鮮少回家,家中獨生子

目前和父母一樣成為了金融師,開設自己的事務所,在業界頗有名聲,許多大公司的老闆都會請求他幫忙公司德財務策劃

 

個性

對於外人來說不是特別愛說話的一個人,頗冷漠的人,但很疼老婆,所以在千寒面前顯格外的嘮叨,大概把畢生的溫柔都用在一個人身上了,其實很愛吃醋,有時會會跑到大學裡察崗(千燃:我老婆),被千寒說沒什麼安全感的人

外貌

工作關係常常是各式西裝、大衣,平時在家裡時喜歡就穿鬆鬆垮垮的針織衣配長褲,右手手上是訂製的手錶和千寒的是一對,是他賺到第一桶金時給兩人買的禮物,黑色表帶,裡面刻著他自己和千寒的名子,左手手上是成對的戒指

五官深邃麟角分明,深棕色短髮,眼睛是深如海水的深藍色偏黑

千寒:你的大海裡住了一個我,所以不要害怕,有我在,我就是你的家

 

喜好:

每天看千寒的睡臉,看他快樂健康的樣子,冬天把它包成球,看書,看金融雜誌

討厭

讓千寒哭又賭氣得自己,千寒生病,學生跟千寒太好(千寒:小氣的男人)

就是一個甜寵文,絕對不虐,媽媽心疼自家寶寶,所以不發刀片

是一個各式都已經可以結婚的世界,也都可以生孩子的世界

可以接受就開始吧

01

秋末冬初,大學路上的大樹樹葉皆已轉黃,逐漸掉落,連假期間,大學路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小貓正快速往車站移動,在一群穿著薄長袖快速移動的學生當中,一個五官端正清秀,踏著緩慢的步伐,睜著大眼的青年,他的鼻梁上掛著一副圓框眼鏡,這讓他看起來格外年輕,淡栗色的長髮今天沒有束起軟軟的散在肩上,脖子上圍著白色羊毛圍巾,身上裹著一件淺灰色針織大衣,一雙長腿被深色牛仔褲包裹著顯得纖細,雖然身上的衣服厚了些,但在學生中到也不顯得突兀,魏千寒攏了攏身上的大衣,今年的秋天顯得格短,最近氣溫又下降不少,以至於他被家裡那位緊張得把放在衣櫥深處一件又一件的厚衣賞套在自己身上

「其實也沒有這麼冷,千燃太緊張了」

千寒隨口一叼念,塞在口袋裡的手機就好像聽到這句話一樣響起熟悉的旋律,千寒拿出手機就撞見手機封面上那雙深邃的雙眼,通話顯示著:千燃,滑開手機,就聽到對方熟悉的低音

「你下課了」

「下課了,正準備去搭車」千寒一手拿著手機,一邊攔著公車

「我去接你」

「你工作還沒做完吧,我已經上車了,你不用擔心我,我很快就到家了」

「好」千寒從那聲好裡聽出很多不甘願,莫名覺得有點可愛,嘴角勾起一抹笑

「我很快就回家了,等我」

「好」

千寒坐在車上,公車開得很穩,但他卻依舊覺得頭有些暈,也許是衣服穿得太多外加車裡暖氣太強的關係吧千寒在心裡想著,坐了十五分鐘終於到了小區附近的公車站,這時的天空已佈上一層灰暗,下起雪來,寒冷讓原先在公車上的暈眩感有些許減少,可千寒站在狹小的公車亭裡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剛剛已經跟千然說要他在家裡裡等他,雨傘今天卻被他忘在家裡,又下雪了,雖然家裡離公車亭不過5分鐘的距離,但如果他這樣回家,一定又要被念上一天,理智在打電話和跑回家之間,最後選擇了後者,反正不要被發現就好了,當他下定決心要一路奔跑回家時,才剛邁出步伐就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對不起,我沒有看到」千寒慌慌張張的從那人的壞抱裡退出來,嚇的低著頭直道歉,卻聽見那人輕笑了一聲,這讓千寒緩緩的睜開眼睛,就見眼前的人穿著一雙棕色軟皮皮鞋,配著黑色長褲讓雙腿看起來格外修長,上衣是一件灰色毛衣配著相同顏色的風衣,高挺的鼻樑,林角分明的下巴,有些自然捲的短髮今天沒有被髮蠟給固定住顯得特別柔軟,一雙深藍眼眸裡帶著笑意

「千燃,你怎麼來了」

「你的雨傘放在門口,就出來看看,等很久了?」男子笑笑的回應,順手整理起千寒的衣領

「沒有剛下車而已」

「你剛剛是不是想一路跑回家」千然瞇了瞇眼,看著眼前眼神飄忽,不自覺摸了摸鼻子的人

「沒有阿」

「天氣變冷,最近開始會下雪,雨傘不要老是忘了帶出門,在公車上…….」千寒看著眼前的人又要開始長篇大論,也只好摸摸鼻子聽下去,畢竟是自己忘記帶出門的,但不知道為甚麼剛剛在公車上的暈眩感卻又緩慢的襲來,千寒摸摸太陽穴試圖減少這股暈眩,千燃原先還想再念幾句再拉著他回家給他到杯熱可可,卻見眼前的人似乎不大舒服的樣子摸著額頭,瞬間就停止碎碎念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我們回家」

「你不要緊張,我就是有點暈而已」千寒看千燃的眉頭又皺起來了,忍著頭暈顛起腳想撫平他眉頭上的皺紋,卻被拉住手,那雙即使炎炎夏日也暖不的手被拉進溫暖的大手中

「回家吧」

千燃拉著千寒打開了傘往回家的小徑走,兩個人肩併著間走著互相說著今天發生的小事情,現在的他們還不知道小小的驚喜在兩位爸爸粗心下努力的長大

[名流巨星]這本書的書評(*´∇`*)

這本書可以說是我這半年來買的最值得的一本書

他的精彩在於你會隨著劇情像坐雲霄飛車一般上下起伏,內心中會因為主角的經歷有不甘,興奮,期待,害怕的情緒,最終卻莫名會有種坦然

雖然我只看了一半的故事
((另一半還在辛勞的貨運人員手中))

但我可以很大聲的說,我很喜歡

我希望未來的我也能成為像主角云流一樣的人
一樣溫柔體貼大方的人

裡面最深刻的一句話
「不破不立,不捨不得」

剩下等全部看完再說吧

書名:名流巨星/重生之名流巨星
作者:青羅扇子

一個擁抱的故事

台北這個人口流動快速的都市,來往與此地的人不外乎是忙碌的上班族、旅行中的遊客、嫌晃的學生……
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人,其中不懷好意的人數不勝數,你永遠無法推測下一秒身邊的人會做出什麼,保持的應有的戒備是人們保護自己的方式,所以當我遇見這件事的時候顯得格外驚訝
炎熱夏日,我從鋼琴教室離開,花了不少時間在書店裡閱讀新的書本,當指針不段移動指向十二時,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回家的車站前進,百貨公司外不同的人們走向不同的地方,我走向車站時兩個女孩也向著我走來,在交錯時我以為就想往常一樣就是陌生人之間的擦身而過,沒想到兩個之中較為纖細的那位,想問打開雙手問我「可以給我個擁抱嗎?」第一秒我是遲疑的,畢竟太長有人用這個當開口卻是為了欺騙,隨即她說的話我有些忘記,但我記得她的擁抱很溫暖,她表現的很自然,相比和陌生人接觸的我顯得有些僵硬,一個擁抱結束,她身邊另一個有些胖胖帶著眼鏡的女孩也提出了相同的要求,這次我沒有遲疑,「希望你有個美好的一天」最後她說的話讓我會心一笑
那是短短的幾秒鐘,我甚至來不及記得她的長相,只能用簡單的話語形容,但卻覺得快樂,這是件神奇的事,我未能想到這種出現在電視上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如果還有下一次也許我不會有第一秒的遲疑,希望我也能對她說聲「希望你也過的快樂」

我就只是想抱怨一下

就想抱怨個
(((在這個沒有人知道你的地方就是可以放開心的說

想抱怨的事

學校要做報告,
沒有人要求我們要拍片
但機乎所有組員的想法都說要拍片
我則是想說要拍片就拍啊
因為我本身平常都有在拍照
所以就想說可以幫忙拍攝的部分
那時候跟寫劇本的人剛好很好沒事就討論一下
看要怎麼寫比較好
但收到的劇本讓我小小震驚
沒法想說好吧自己改
看怎麼樣比較好
結果莫名其妙我就變成總召了
(((WTF 我也是很不想啊
我們的戲分成兩個部分
一個現代一個古代
一開始還算順利
但拍到古代的時候就不太順利了
第一時間喬不攏
一天內要拍好多東西
第二因為是古代所以
需要戲服,需要有人能纏頭髮,需要有人弄髮飾,需要有人想動作
沒法當了總召就要處理
當天總算在層層阻礙下弄完了
但是因為很多人都喊熱
所以其實也沒拍什麼
大家都很辛苦很熱我知道
因為那天我也一樣
即使當攝影也是穿著跟你們一樣的戲服在拍攝

但這之後我覺得我的爆發點就來了
我把影片弄好了
但是是未修訂版本
因為你們希望加上配音
比較有情調
我們家的軟體太舊沒有辦法
沒法只好請別人來弄
我沒法確定每個人需要多少時間唸完台詞
所以就只好先隨意給時間,
看看劇情好不好再做修訂
然後弄配音的人有人就火了
說這樣的時間怎麼可能說完一句話
時間這麼短要怎麼上配音
WTF
我說過這是未修訂版你有看到嗎?!
有什麼問題當面講很難嗎

之後終於所有人配音都用完了
你就在哪裡ㄎㄅ說
為什麼做影片的時候不討論
((((黑人問號
劇本是我寫的
拍攝是我拍的
請問我要怎麼跟你討論
而且
沒有影片沒有台詞
沒有台詞沒有配音
不快點弄有辦法上音效嗎?

又說你知道誰誰誰很忙嗎
為什麼要讓他做這麼多?!
((黑人問號*2
你們兩個人不是一組嗎?
你沒有幫忙做怪我?啊?
我也有說沒有時間可以直接上背景音樂
(((我也是很無奈啊

總結我不爽的點

第一,你們東西不會也沒有考慮去學,坐等救援有用嗎
不會綁頭髮,好我想說不會就算了
我會我來
但可不可以自己去看一下教學起碼表示你有努力過啊
不會就裝死

第二,我知道很熱,忍耐一下可以嗎
我也很熱啊,但沒法你們自己說要拍片的啊
想要拍就忍耐一下不要一直跟我說好熱可以嗎

第三,我有說過你們角色需要誰跟誰的互動
可以幫忙想一下嗎
不要一副放空樣啊

第四,討論
你要討論為什麼一開始寫劇本的時候不說
到最後影片什麼都弄好了
跟我說要討論
你到是早點說啊
最後才說出來是怎麼樣

第五,心態
對你們來說這次拍攝沒有意義
嗯?沒有人說一定只能做這個啊
你們自己希望的
然後最後跟我這樣說
我才覺得我的努力沒有意義吧












❴雷安❵生日

安迷修生日快樂
昨天晚上滑壘滑失敗了
居然沒傳出去(((((哭成狗

今天再發一次(๑•̀ㅂ•́)و✧

生日
今天是安迷修的生日,自從離開孤兒院獨自一個人生活以後就很少有人為他過這個日子了,除了院長想起會打電話來口頭慶祝一下,安迷修幾乎忘記自己這天是自己生日了

5月13號,傍晚
時針已從8緩緩走到9,終於結束今天的工作,安迷修伸展因為長期久坐疲憊的筋骨,合上筆電,收拾好東西,關上辦公室裏最後一盞燈,搭著電梯準備下樓,在電梯裡他隱約有個迷糊的記憶今天好像是什麼樣特別的日子,但又沒有什麼回憶,想想就算了,沒想到電梯門一打開,大廳裡就見到平日裡不對盤的某位總經理坐在大廳的長沙發上,用著最慵懶的姿勢看著報表,原本想趁著他在看文件時,緩緩從面前走出大門,沒想到一個聲音,打斷了他所有去路
「安迷修,你讓我好等阿。」雷獅那雙紫羅蘭色的眼睛完全沒有離開手上的報表,好像早就知道來的人是安迷修,安迷修嘆了一大口氣終究還是放棄原先的計畫走到雷獅的面前
「雷獅總經理,您還有什麼事嗎?要不然我想下班回家了」
「這個報表寫的糟透了,明天退回去讓他重寫,還有明天會議紀錄記得交上來」接過雷獅手上的報表,安迷修心想今天又要加班了,原本想估計不會再有什麼事了,轉身要離開時西裝領子被往後,一個中心不穩手上的東西差點全部翻到地上
「您還有什麼事嗎,要不然我真的要走了」安迷修已經盡量將口氣裡的不滿情緒壓低,到底還能有什麼事安迷修內心一個大問號
「你跟我走」
還來不及反應,安迷修就被拉上車一路不知道要開去哪裡
雷獅不是一個愛講話的人,安迷修因為身邊唯一的對象是雷獅也不知道要開口說什麼,空氣中佈滿著尷尬二字,在兩人不說話又已經工作一天的情況下安迷修覺得眼皮重到無法控制,最終還是緩緩壁上眼睛睡著了,雷獅原本想問他些什麼,卻又見身邊的人眼皮已經開始打架,就沒出聲,對方果然在他預估的時間睡著
「果然是個傻子」

「喂喂喂,醒醒,安迷修。」安迷修聽到有人在叫他,雖然不想起來但還是勉強撐開眼睛眯著眼看看,在發現是雷獅以後馬上就跳起來了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雷獅!!」安迷修用一種受驚小女孩的表情看著他,這讓雷獅莫名覺得好笑,對他勾勾手要他下車
安迷修小心翼翼的走下車就發現,他在一座山上,四周都是森林,只有車開上來的那條路,但當他抬頭看天空的時候他驚訝了,那是滿天的星星,就像以前他在孤兒院時看到的一樣,每一顆星星都在用盡力氣閃耀著最美的光芒,亦步亦趨的走到雷獅旁邊
「你今天是為了帶我看這個才上山的?」
「不只」還來沒來得及反應,一個柔軟的觸感就覆蓋到了自己唇上輕輕,對方的嘴唇有些乾,相同的熱度從中傳來,一吻結束,就聽見對方說
「安迷修,生日快樂」






【雷安】愚人節

「喂,安迷修我喜歡你」
一放學安迷修就被雷獅堵在門口,正想一拳打過去時就聽到他隨口說了一句,安迷修傻了真的傻了,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可惜眼前的人沒有停留說完就跟卡米爾他們一群人轟轟烈烈的走了,留下安迷修風中凌亂
他和雷獅一直不合,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就第一眼就看他不爽,同為學校資優生,安迷修品行端正,成績優秀外又是學生會會長,一表人才卻沒有女人緣,這讓他糾結了很久,和他同班的雷獅,成績也一樣優秀,個性卻放蕩不羈,成天成群結黨,偏偏身為足球隊隊長讓很多女生為他著迷,這涼子就這樣結上了,原本不同班的兩個人卻在今年分班的時候被分到同一班,那情況幾乎就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拆教室,但在同班同學凱莉眼裡就是一句話:「打是情,罵是愛,基佬們的愛情」
安迷修還在風中凌亂時,雷獅就和卡米爾他們一起去了酒吧玩,雖然說是玩,往往是他喝酒,卡米爾看他的書,佩利拉著帕洛斯去玩,一塵不便
「我都說成這樣了,那個笨蛋不會再聽不懂了吧」
像是喃喃自語的說到,雷獅晃了晃手上的酒瓶,目光卻在更遠的地方,他原本想就這樣發展下去安迷修應該會知道吧,但那個傢伙傻的跟笨蛋一樣,無論他再怎麼表示,安迷修還是一樣傻呼呼的,這讓他開始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什麼吸引力,但看場外那群尖叫的女生,他覺得把責任歸就在那位自認為是直男的人身上
為此他還去網上爬了文,思考要如何把這個直男給扳彎
「大哥………其實………」卡米爾看雷獅臉上以浮現絲絲醉意,便打住了嘴

安迷修還是覺得今天收到的刺激太大,那個雷獅跟他告白了??!!!?!?!
不敢相信,一路從學校走回家裡,他都在不敢置信中度過,但一開門看到家裡的月曆他突然就釋然了

隔天一早,安迷修找了雷獅,班上同學以為又是例行性的拆教室,紛紛躲開,整間教室剩下他們兩個人,雷獅以為有人終於開竅要跟他說寫什麼,沒想到對方拍了他的肩膀跟他說「雷獅,我沒想到你也是一個會過節日的人,但喜歡你這個玩笑可不能亂開,要是真心喜歡的人才能說」什麼?節日?雷獅拿出手機看了看今天的日期,4月2號,所以昨天是4月1日,愚人節,雷獅感覺額頭上的青筋跳動了兩下
隨即外面的同學就聽見雷獅的吼叫,和打架的吵雜聲,一切一如以往,今天依舊是個美好的一天

至於,那篇《如何扳彎一個直男》
作者:凱莉

[維勇]回信


維克托很小就被家人發現他的寫作天份,早早就被送到學校裏接受寫作相關學習,年幼的他幾乎包下俄羅斯所有小說大獎,被譽為是「俄羅斯寫作天才」,在十多歲時接到出版商的請託出版了第一本書,他永遠也不會忘記接到樣品時的激動,綠色的書殼,封面上印著銀色長髮的精靈,那是一本講述精靈受夠了一年又一年白雪覆蓋寒冷的冬日,為尋找春天而來到東方大陸,遇見春天的故事。
但漸漸的學習,寫作,交件,出版,一切一切制式化的生活,讓維克托感到無趣,即使如此他還是以各式創新豐富著作品,直到有一日他的導師雅科夫卻對他說他的作品少了一點東西,那是名叫情感,纖細又複雜的存在,這讓維克托不得不停下腳步思考這個問題,也是此時他收到了一封郵件,那是一封從日本寄來的郵件,是他在日本唸書的友人寄來的,內容是說有位小學弟想學俄文希望能和俄羅斯人交流一下,不知道維克托願不願意幫忙,也許是生活太無趣難得遇見有趣的事情,鬼迷心竅下他答應了,但要求是希望對方能用寄信的方式來交流
那天俄羅斯依舊下著大雪,被大雪覆蓋住的銀白世界,帶走了世間的五彩繽紛,維克托在寢室內無聊的翻著書,他想今天估計又要這樣度過了,突然一個敲門聲從門口傳來,打開門就見宿舍長將一封信交給他,如若不是因為信上印刷著跨國郵件的字樣,維克托大概會看也不看放進房間郵件箱中,畢竟書迷、粉絲、追求者寄來的信可以疊成一座山那麼高了
那是一封用藍色信封袋裝著,後面仔細的用膠帶密封好的信,信封上是用生澀的俄文寫著「維克 先生收」因為不能隨便讓人發現自己是誰,刻意用了假名,小心翼翼打開信封,信上他的筆友簡單的介紹了自己,「他叫勝生勇利,日本人,在日本唸書,原來如此」維克托看著內容念到,繼續看下去就看見他寫到日本哪裡的風景,信上寫到日本現在正是秋天,楓葉在湖邊逐漸轉紅,湖面被楓紅渲染上美麗的顏色,楓紅有如火焰般美麗
維克托看見對方在最後附上聯絡方式,在信封裡還附上一片楓葉做成的書籤和一張楓林的照片,維克托能從對方尚且不熟悉的信中感受到那火紅的色彩,但實際看見照片他才知道原來是這麼的壯觀
「wow, Amazing」維克托拿著那張照片一刻都不想放手,他將信跟東西小心收回信封裡,拿出信紙回信,斷斷續續的收信寫信到今日也快要兩年,維克托牆面上佈滿勇利寄來的照片,維克托覺得其實勇利不只文章寫得不錯,照片也拍的很好,他從信中知道日本這個地方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於是
「我決定了,我要去日本看看」維克托在雅科夫不知道情況下的直接申請轉學到日本
維克托到日本時是春天,一走出機場就感受到春天的暖意襲來,粉色的花朵渲染了整個眼簾,也許是因為作家這個身份,學校專門派人來機場接他到學校,一路上那片蔚藍海洋給吸引,海面閃閃發亮著,學校對外保留著維克托的身份,將他分配到了語文學院的大學三年級,和維克托同一個宿舍的人是從瑞士來的,叫克里斯
維克托平日裡除了上課外,為了熟悉環境就四處走走逛逛看看,日本真的是的好美的地方他心想,不過景色越看就越熟悉,維克托想到是勇利寄來的照片是一樣的景色
「克里斯,你知道勝生勇利的人嗎?」維克托側著頭看著在一旁整理學生會資料的室友
「勝生勇利,我記得好像是今年的一年級生,怎麼維克托不會是對他有興趣吧」
「對阿」看著維克托雪亮的眼睛克里斯覺得自己是不是不該告訴他這件事
克里斯最後還是拿照片給他看,那個人稚氣的臉龐,有點呆的眼鏡框,還有那土氣的領帶,維克托心中有股衝動想要把它給燒了,但是是個可愛的人,在半威脅半強迫下維克托還要來了勇利班上的課表
可惜有時候時間就像跟你開了個玩笑,無論維克托再怎麼攔截卻找不到人,最后快要放棄時克里斯回了他一句
「你寄信給他不就好了嗎?」
「對欸!!!!!」講完就見維克托風風火火的沖回房間開始寫信,然後拿去寄
走到了郵筒前就見到一個穿著有些土氣的藍色外套和黑色長褲的男孩站在前面猶豫不決,原本想繞過他去寄信,卻覺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眼熟,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前面的人似乎受到很大的驚嚇,側過身看了他一眼就想愣住了,維克托看著那雙眼睛閃著光亮,不自覺的遞出手上的信,說到
「讓你久等了小豬豬,我就是你的俄羅斯筆友,我叫維克托」

~~~~~~~~~~~~#
算是和上一篇相關的文
後續晚點寫_| ̄|○

[ 維勇]信


勇利有位眾所皆知的偶像—維克托,一位年輕有為的俄羅斯作家,第一次注視到他,是從兒時玩伴手上看到的那本小說開始,那是一本講述銀色長髮的小精靈,從雪白的大地一路旅行到東方世界的故事
從那時開始,他喜歡上他的作品,即使小時候的他並沒有太多的零用錢,但他依舊努力將所有關於他的作品,海報都帶回家,也是那時候他決定,要成為一名作家
微微的日光透過雲層照亮原本陰沉的室內,一本一本成列在書架上陳舊古書,為圖書室帶出一片沉靜,勇利很認真的在寫一封信,那是封要寄去給俄羅斯好友的問候

當勇利知道維克托是位俄羅斯人後,他便在大學的選修多加上了俄羅斯語課,但希望自己能更快學會當地的語言,透過室友的介紹,他認識現在通信的人,雖然這是個社群網路的時代,對方卻很堅持希望利用寫信的方式互相交流,勇利倒是也不疑有他的寄出他們之間第一封信,半個月過去,他以為自己是被騙了,沒想到在他某天回宿舍時就看見一封航空信件放在自己書桌上,勇利便開始了和那位俄羅斯筆友的通信,直到今天已經過去2年的時間
「勇利,吃飯了」一個聲音打破了圖書室的寧靜,勇利轉頭就看見自己的室友披集站在門外揮著手,快速的將東西收回書包裡和披集匯合
,兩個人走在大學的校園內,經過郵筒時順便將上午寫完的信丟入桶內
「勇利,克里斯他們班轉來了一個俄羅斯人,聽說人長的很帥,想跟他告白的女生擠滿了教室門口」
「是嗎」對於這樣的話題勇利覺得沒有什麼興趣,看著旁邊講的口沫橫飛的好友,內心唯一想的就是希望信可以平安寄到
可是這一次他等了好久也沒有收到回信,一個月,兩個月,勇利心想也許那個人已經不想再和他互動了吧,站在郵筒前,勇利糾結著思考要不要把信寄出,忽然他感覺到有人在拍他肩膀,轉過身就看見一個高大的男子,頭髮就像他當年小說中小精靈頭髮顏色一樣是銀色,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原本以為是自己擋住了他的路,正想離開卻見他手上拿著一封信,信封是和平時受到的航空信件一樣的牛皮材質,上面寫著大大的「勝生勇利 收」,隨即就聽見男人說
「讓你久等了小豬豬,我就是你的俄羅斯筆友,我叫維克托」



——————————————
附註一下
1、維克托一開始不知道和他通信的人是勇利,是之後發現原來勇利跟他是同一間學校的,打聽了有關於勇利的消息,才認得出他來
2、為什麼維克托沒有回信,因為他搬來大學了,勇利他不知道啊所以寄的是俄羅斯的地址




這篇是和我家可愛的披集聊天出來的產物,之後可能會寫續篇(((((看心情

❴凹凸❵ [瑞金]我们今天结婚了



户政机关的小姐一脸悲催的跟她同事诉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什么帅哥都是基佬,还是那种一看就是那种会被倒追的男人

金觉得自己有点紧张,站在户政机关门口,手心拼命冒汗
「格瑞,格瑞,你会紧张吗?」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西装,搭着黄色领带,黑色西装称着的头发颜色更加的闪耀,西装的下摆被他抓的起皱,身边的男人和他一样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搭着紫色领带,走在他的后面
「嗯」
「格瑞,格瑞,你说我们是不是来的太早了为什么都没有人?还是说我们来的太晚了人都走了?可是我昨天查,户政机关是十点才开门啊?还是说其实他今天休息…………」为了阻止金继续说下去,格瑞牵住了他的手,冒着汗的手心碰到了微凉的触感,金瞬间停止了说话,格瑞看身旁的人终于安静下来,顺势拉着人往里面走
户政机关里的冷气开的极强,将室外炎热的温度给隔绝了开来,一个一个小窗檯前有着一对一对今天即将成为夫妻的新人们,在窗檯旁有两大排的椅子让人暂时休息等待叫号,格瑞拉着金抽了号码牌,办好了所有手续,在柜台小姐开心的对他说道「新婚快乐」金都没有反应,格瑞想不透他怎么了,毕竟金从来都是一个藏不住心声的人,没办法,他只好拉着人去椅子那边坐,跟他说了句他去买水等等回来,刚要走,就发现他的衣角被拉着了,转过身来就看见金一脸不知所措
「格瑞,我们今天结婚了对吗」
「嗯」
「我们结婚了」
「嗯」
「我们是真的结婚了」
「嗯」
格瑞蹲下身子,让视线和他平视,紫色的眼眸看着那双担忧的蓝色大眼,拉住他的手
「我们结婚了」格瑞说的很慢,金看着眼前的紫色眼眸里有自己,而他也知道他的眼睛裏也一定有对方,不安的心瞬间被安抚,最后剩下的只有愉快
格瑞看见蓝色眼睛裏透出了笑意,连带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随即就听见他说
「我们结婚了」

~~~~~~~~~~~~~~~~~~~

总觉得虽然金平时大剌剌的
但结婚时总会紧张外加不安吧
于是这篇文就诞生了


[雷安]情人節巧克力

安迷修覺得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路上漂浮著各式各樣的粉紅色泡泡和愛心,卻沒有任何一個小小姐願意和他度過這一天
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忽視街道上一對一對走著的情侶和街道上掛滿的粉色緞帶和氣球,安迷修拉了拉身上的大衣,初春的氣溫變化極大,近日甚至降低個位數,即便是不太怕冷的他也在白襯衫外加了件長版黑色大衣
想著今天大概也就這樣過了,安迷修路過巧克力店時卻還是被吸引了過去,推開小店的門,小小的店面充斥著巧克力的香味,古色古香的裝潢,空氣中佈滿著香甜的氣味,店裡位置不多,僅有一兩張桌子,蛋糕櫃裡擺放著一兩種情人節限定的蛋糕和數款節日的巧克力
「歡迎光臨,嘖,怎麼是你阿」安迷修順著聲音看過去,最先看到那雙透著一絲不削的紫色眼睛和深色頭髮,一身黑色西裝稱的那人身材更加修長,可惜這樣一點也沒有減少安迷修對他的觀感
「在這種節日遇到你,我才決得困擾」
「你要買什麼,安迷修,不過有人會受嗎」雷獅一臉挑釁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人,也不介紹就看著
「當然,美麗的小姐當然會接受我的心意」安迷修在蛋糕櫃裡隨意選了幾款外型漂亮的巧克力,反正也是自己吃掉,不是太在意,就讓雷獅拿去後面包起來,可是他等了十幾分鐘卻都沒有等到他的東西
「喂,雷獅,我的東西呢」看著幽幽從後面走出來的人,安迷修忍不住吼道
「什麼東西」雷獅一臉無所謂的表情看著眼前氣急敗壞的人
「我 的 巧 克 力」要不是顧及旁邊還有其他客人,安迷修早就揪住眼前的人的領子要他東西拿來,原本還想心平氣和的跟眼前的人理論,卻聽到他說了句「吃掉了」讓他的理智線直接斷裂
「你!!!」可惜他還來不及說出口,一個甜甜的味道就出現在嘴裡,那是巧克力的甜膩,那雙紫色的眼睛在自己眼前放大一個乾澀的感覺附在了自己的唇上

「反正你的東西就是我的,而你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