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玥

我與神仙師父的日常小報(ㆁωㆁ*) 3

今天師父是這麼和我說的

師父:徒弟我總覺得你來我特別勤快
我:真的(?
師父:真的
我:師父我剛剛腦內出現的畫面是這樣的
身為徒弟的我看著在大廳耍廢+在地上滾的師父,默默的拉著師父回房,把門鎖上,回了句:師父2天後出貨哦
師父聽完後表示:靠腰哦

我與我的神仙師父日常(*´ω`*) 2

我和師父住在山寨裡(ㆁωㆁ*)
師父喜歡有人陪她吃飯

所以如果她開始瘋言瘋語
表示…
她餓了!!!

快進貢食物(๑•̀ㅁ•́๑)✧

我與神仙師父的日常小報(*´ω`*) 1

今天是我第一次拜師學藝有點緊張,來到師父的山寨
((((我師父住在17樓,所以都叫它山寨
原本以為會很嚴肅

但師父在我面前30分鐘崩壞
嗯……
但總之我師父很可愛跟帥
超級可愛超級帥的那種哦

不信我放給你看

((#白頭髮的是師父
##黑頭髮的是我
##我有餅乾我驕傲

原來即便不是人也會心痛啊(ㆁωㆁ*)
從小就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人類
因為沒有人該有的喜,怒,哀,樂
因為一切的快樂都在沉睡中被帶走

孤單寂寞早就不會心痛
因為已經習慣
所有的東西會留下來就會留下
不屬於自己的終究會離開
但即便如此
還是好痛啊
為什麼呢?

如果可以希望和你們再一起的時間可以長一點❤❤

人偶

她是他的人偶
而他是她的操縱者

她為他而生,所以無名
他的名子早已被時間帶走,人們只稱他為人偶師

他們相依為命
為了生活,他們遊走在大城市裡

漸漸的人偶不再是人偶
「她」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即便如此她並不能語
她只能看著
看著她的人偶師,她的主人

有天她終於明白
她愛慕著她的主人
那相依為命的人

但她的主人遇到了他的愛人
是一位公爵夫人
於是「她」被他收藏進倉庫裏
最後一刻她留下了眼淚
可惜……
他並沒有發現
沒有發現她對他的愛,恨,情,愁

隨著時間輾轉流逝
她終於重建天日
可依舊被放在大大的展示箱裡

這次她奮力掙脫束縛
她的手腳不再只能隨線起舞
她走過了曾經一起走過的城市的
最後她找到了他的墓
她睡著了
化成了灰燼
因為…

她只為了他而生

殺手(((小番外

人員:
童恩,
安瑤光(前搭檔),

番外1
安瑤光:童恩~童恩~恩恩~
童恩:(((冷漠看
安瑤光:看((娃娃
童恩:((眼睛亮
安瑤光:叫哥哥
童恩:不要!
安瑤光:真的不叫(((娃娃誘惑
童恩:不要!
安瑤光:哥哥難過(((還是給她了
童恩:(((開心,開心
安瑤光:(((角落縮
童恩:笨蛋哥哥((小聲
安瑤光:再叫一次((眼睛亮
童恩:不要!

如果我家孩子去上學大概就長這個樣子吧
殺手:童恩

殺手(再見)

該說老天有眼還是老天無情
她還是活下來了

組織瞬間的崩裂讓殺手們瞬間沒了目標
有些人過起人們所說上學,找工作的正常生活
有些人加入了另一個組織繼續在暗裡生活

童恩在床上翻來覆去
她也在思考未來
她未曾想過的未來

「你別翻了行不,你不想睡我著老人可是睏的很」
「老頭,你別嚷嚷,像個管家婆娘樣」
「你也別煩了,既然活著就給老子好好過日子,先把傷養好了再說」
「知道了啦」
童恩的身上纏繞著非常多的繃帶,從左眼到右肩再到雙腿,滿滿的傷痕
終究是閒不住,朝老頭喊了聲
「老頭,我去外面走走」
看他沒應也不管便自顧自的向外面走

外面的陽光對生存在黑暗中的人刺眼無比
她習慣性披上披風,拉上帽子
明明賺的錢夠買下整間衣服店
她也懶的買新衣服
除了平日暗殺穿的,就剩下以前那人買給她那間吊帶褲

換好衣服去了平常未曾見過的商圈走走
終究抵不過天氣炎熱買瓶飲料喝

她討厭人們探究的眼神
似乎在用無聲的話語鄙視著她們這些活在陰影下的人
好奇的想在她們身上問出些什麼

走累了
她靠著牆休息了一下

殺手(開始)

白髮殺手在組織中雖然有名字叫暗
但她更喜歡那個人平時叫她的童恩

她說:「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是恩賜,至於姓我隨便從暗殺名單中挑的,你可別嫌棄」
她知道是因為那個女人長的很美,所以才挑中了她

童恩走回那破爛的小房子,踹開門一開口就是
「喂!老頭,幫我」
「哼!死小孩也不想想是誰把你跟那傢伙帶大的,真的是」翻開了混亂抽屜裏,老人從最底下抽出了一袋泛黃的紙袋跟一把鑰匙
「拿去,明天晚上10:00在劭光飯店,全部的首領都會在哪裡開會,資料在那個紙袋裡,那些暴發戶會帶多少保鑣就不用我提醒你了」
老人又從櫃裡丟了兩顆手榴彈,識別證跟手槍給她
「知道了,如果我死了記得把我埋在那傢伙的旁邊阿」
「再見,死老爹」揮了揮手,她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都還沒………」
「等等你叫我什麼!!!……童恩!!」
老人頹廢的攤在椅子上
「死小孩……要活著回來阿……,起碼燦是這麼希望的」